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机构概况 | 工作动态 | 宣传法规 | 下载中心 | 互动交流 | 通知公告 | 信息公开 
当前位置: 首页>>党史学习教育>>正文
红色往事——风雪中的密议
2021-09-02 19:10  

在北京通往天津的乡间便道上,一架马车疾速飞奔。车上坐着两位中年人,身着旧棉袍,抱着算盘和账簿,看样子是年底外出收账的店老板和店伙计。

在这个季节,像这样奔波在风雪途中的生意人并不少见。路上行人本就稀少,匆匆而过的马车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许多年以后,人们才知道这两风雪中的马车,承载着中国的前途和希望;才知道这趟风雪中的旅程,对中国的命运有着怎样的影响。

风雪呼啸、车轮辘辘、马蹄嘚嘚,车中人的谈话几乎不可能被听到。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压低声音,并时不时掀开窗帘,装作看看路、透透气,其实是警惕地环视四周。可能现在的人们认为,20世纪20年代初的中国,马车应该是主要的交通工具。事实上,北京作为中国的政治中心,天津也是经济发达的通商港口城市,两城之间既通火车,也通汽车,都比马车舒适快捷得多。天气好的时候另说,遇上这种风雪交加、天寒地冻的日子,又逢年关,只要经济上过得去的人,都会选择火车或者汽车。

想必这两位衣着寒酸的“马车客”,实在是囊中过于羞涩了。然而其中一人的眉宇间,虽有奔波的风霜之色,却没有一点窘迫寒酸之气;另一位戴着眼镜的人,更是透着一种难以遮掩的儒雅和书卷气息。

他们神色凝重,但凝重中带着希冀和兴奋。为了掩人耳目,马车的窗帘放了下来,光线昏暗,尽管如此,仍然能够看到他们眼中的光芒。

因为他们所谈论的,是一件必将改变中国的命运和未来,甚至影响世界历史的大事——建立中国共产党!

时间回到半年前,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在这场以青年学生为主,广大群众、市民、工商人士等中下阶层共同参与的爱国运动及随后展开的波澜壮阔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斗争中,马车上的两个人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他们的名字,也在我党历史上熠熠闪光。

他们,就是陈独秀和李大钊,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和党的早期主要领导人。

他们,就是陈独秀和李大钊,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和党的早期主要领导人。

在五四运动中,陈独秀是“总指挥”,被反动军阀逮捕入狱,囚禁了三个多月,经李大钊多方组织营救被“有条件释放”。

反动军阀释放陈独秀的同时,对他发出了“豫戒令”,不许他迈出家门, 更不要说离开北京和参加社会活动了。

这样看来,我党与敌人斗智斗勇的经验和传统,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在诞生之初就具备的。甚至可以说,中国共产党就是在看不见硝烟但同样刀光剑影的秘密战场上诞生的。

尽管反动军阀对陈独秀下了“豫戒令”,并安排便衣暗探日夜监视。但陈独秀还是巧妙地躲过监视,于1920年2月5日应邀前往武汉。

在武汉的四天时间,他发表演讲、宣传革命,在武汉三镇掀起了一股反帝反封建的“旋风”,被武汉《国民新报》《汉口新报》等各大新闻媒体大幅报道。

陈独秀的革命活动,使当时的湖北政府如临大敌,北京政府也恼羞成怒、暴跳如雷,发出通缉令准备再次逮捕陈独秀。但由于当时特殊的政治形式,北京政府鞭长莫及,无法直接在武汉实行逮捕。为此,北京反动当局严密布局,出动大量军警,对车站和陈的住宅进行全天候监视,一旦陈独秀回到北京,立刻将他逮捕。

2月9日,陈独秀返回北京。他在武汉刚上车,北京反动政府就得知了消息,立刻通知军警加强戒备,张开一张抓捕大网,并对所有参加监视抓捕的人员下达“死命令”:必须抓捕,决不能再让陈独秀逃脱。

话虽这么说,但在那些军警爪牙看来,“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上次被陈独秀在眼皮子底下侥幸离开,是他们监视几个月后疏忽了。但这次,以他们丰富的监视抓捕经验,应该不会再让陈独秀有可乘之机了。

北京反动政府实在是低估了我党这两位创始人和领导者的秘密斗争智慧。李大钊周密安排,组织了一大批接应人员,扮作上下车乘客和接送群众,前呼后拥。又将陈独秀一番乔装打扮,戴一顶破旧毡帽,裹一件粗布长棉袍,再架上一根拐杖,陈独秀霎时从西装革履的大学教授变成了步履蹒跚的病人,在众人的搀扶下安全出战。

出站后,陈独秀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坐上一驾不起眼的马车,从北京直接去了天津,准备经天津秘密去往上海。

而马车里,还坐着同样乔装打扮,带着算盘和账簿的李大钊。

布下天罗地网的反动军警眼看着火车站里人都走光了,火车也开走了,还不见陈独秀的影子,陈宅也没有等到陈独秀。当宪兵警察意识到李大钊和陈独秀又一次成功逃脱的时候,两人已经在前往天津的马车上,热烈地讨论着建立中国共产党的有关事宜了。

李大钊和陈独秀秘密商讨后,明确提出“是该建立中国共产党了,监理中国的布尔什维克”。随后两人对建档工作进行了精心谋划,相约李大钊在北京做建党准备,陈独秀到上海做建党发起和筹备工作。这就是后来被史学家所称道的“南陈北李,相约建党”。

可以说,李大钊和陈独秀秘密商讨建立中国共产党,是我党历史上第一件重大的秘密事项,秘密营救护送陈独秀前往天津和转道上海的惊险行动,是我党第一次实施反军警围捕的保密大行动。从那时起,秘密战线上的刀光剑影、血与火的考验,就一路伴随着我党的成长、壮大,直至取得中国革命的辉煌胜利,直至新中国的建立,直至今天。

 

 

(撰稿/杨世保)

关闭窗口
主办:保山市保密局 
保山市保密局.政务 
   电话:0875-3990085
运行管理:保山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滇ICP备1200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