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机构概况 | 工作动态 | 宣传法规 | 下载中心 | 互动交流 | 通知公告 | 信息公开 
当前位置: 首页>>党史学习教育>>正文
红色往事——只差“五分钟”
2021-09-02 19:03  

李白是我党情报通讯战线上的无名英雄。1910年,他出生在湘鄂赣革命老区——湖南浏阳河畔一个贫苦农民家里。15岁时,他就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革命的道路。1930年转入江西中央苏区后,他担任前方电台台长兼政委,在反“围剿”斗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党中央为了加强上海的地下情报工作,及时了解敌人的动态并把党中央的重要指示传递到上海和华东地区的党组织,决定派李白到上海负责秘密电台工作。

一个夜晚,天黑得格外深沉,没有一点光亮,好像被一块厚厚的黑幔严严实实地罩住了。在杨庄一条狭窄小街旁的一所简陋住宅里,李白忙碌了一天,正准备休息。

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符合接头的暗号,李白一听知道是自己的同志。刚开门,一个年轻人便跌撞进来。他神色紧张,呼吸急促,递给李白一张纸条。

这个年轻人是许彦飞(国民党国际问题研究所译电员)的堂弟,在浙江淳安实业社做些杂物跑腿工作,实际是他和潘汉年之间的联络员。

李白一看许彦飞送来的纸条,犹如五雷轰顶,怔住了。上海原中央“特科”郑敬业,在来浙江淳安路上被汪伪侦缉队捕获后叛变,要到上海面见“76号”特务头子李士群,密报中共上海地下党机关和领导人的住处,并要亲领汪伪特务,将中共地下党机关和领导人员一网打尽,以作为向日本人投降的见面礼。

情况危在旦夕!分分秒秒耽误不得!

不巧得很,这天是星期日,不是与上海地下党秘密电台通电的日子。一时无法向上海地下组织传递这一十万火急的情报,李白在屋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妻子裘慧英在旁边也显得十分着急,心想上海与淳安相隔千里,距离实在太远了,很难通知同志们赶快转移。

这时,李白强迫自己心绪镇定下来,保持头脑冷静。但不知不觉,细汗渗出汇成汗珠顺颊而下。

“有了!”他终于让脑子灵活运转起来,想到了办法。电告上海电讯处的紧急备用电台,让他们转告有关方面:“郑敬业已叛变,立即撤离与他熟悉的人员。”

李白在门窗紧闭的屋内工作时,为了安全起见,裘慧英担当警卫,注视着屋外一切动静。李白迅即发出电文:“天亮已走,母病危,速转院。”电文中的“天亮”即黎明,指郑敬业,“已走”“病危”隐喻他已叛变,“速转院”就是立即撤离与他熟悉的地下同志。

第二天一早,敌人侦缉特务随郑敬业直奔上海。

郑敬业带领特务和日本宪兵像饿虎扑食、饿狼端窝般准确无误地向目标扑去。结果一处处人去楼空,一个个希望落空。

在四壁陡然的地下党联络机关里,刚刚烧完的文件还冒着缕缕青烟,来不及拆除的电台天线还在那里悠悠晃动。特务们目瞪口呆,郑敬业木头人般站在那里……

特务头目盘问门外马路旁小贩,他们说:“五分钟前,有一个气质庄重的女人和一个身穿西装的商人拎着皮箱从屋里走出,匆匆转过拐角走了。”

地下党组织的领导,得到李白发来的情报后,确实刚离开,消失在人群中,时间只差“五分钟”。

“76号”特务头子李士群还在坐等喜讯,结果却是个多彩的肥皂泡。他气急败坏地狠狠地骂了下属一阵。

 

 

(摘编自《永不消逝的电波:李白烈土的故事》)

关闭窗口
主办:保山市保密局 
保山市保密局.政务 
   电话:0875-2122137
运行管理:保山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滇ICP备1200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