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机构概况 | 工作动态 | 宣传法规 | 下载中心 | 互动交流 | 通知公告 | 信息公开 
当前位置: 首页>>党史学习教育>>正文
红色往事——不屈的“南疆丹娘”
2021-09-02 18:57  

1948年6月,昆明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美扶日”运动,大批学生与反动军警进行了英勇的斗争。党组织决定,把在学生运动中已暴露的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转移到农村,加强游击区的工作。始终站在斗争前列的大学生党员孙兰英被派往滇中,担任易门县地下党负责人,并在易门中学以教师身份做掩护。在那里,孙兰英很快成为进步青年的知心朋友,培养发展了一批进步青年加入“民青”组织和党组织。她经常深人农村访贫问苦,发动群众,并在上层进步人士中积极开展统战工作。

1948年11月,易门县上定乡的农民武装杀死国民党征粮常备队员,夺下易门县大恶霸吴华三的马帮,由于过早地暴露了革命力量,党组织不得不决定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进行起义。起义后,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孙兰英召集县委领导统一思想,决定大部分同志到滇中与游击队主力会合,自己留下来坚持斗争。12月上旬,留下的上定乡起义武装被敌人打散,接着敌人又组织大队人马“清乡”,到处张贴布告,以200块银元和5斗谷子的代价悬赏通缉孙兰英。

一天,孙兰英来到,上定乡一个废弃砖窑里躲藏,不巧被当地的一个坏分子看到。此人见财起意,假惺惺地说:“姑娘,到处都是老黄狗(云南农村对国民党中央军的称呼),你不要乱跑,我去探听清楚消息再回来告诉你。那人回村后就向敌人告了密。不一会儿,敌人就包围了砖窑,一边打枪一边喊话,要孙兰英缴械投降。孙兰英赶紧将随身携带的文件焚毁,并拿枪反击。当火苗中的文件一点点化为灰烬时,孙兰英也不幸弹尽被俘。

敌人抓到孙兰英后,如获至宝。但他们知道孙兰英在易门人民中有很高的威望,不敢公开审讯她。将孙兰英悄悄带到文昌宫后,凶残的敌人将她倒吊在房梁上,对她百般折磨,直到她昏死过去。天黑以后,打手们把孙兰英放下用冷水泼醒。这时,敌县长、县军事科长、县党部书记长、大地霸等一干人齐聚文昌宫,共同审讯孙兰英。面对这些穷凶极恶的敌人,孙兰英神情自若,毫不畏惧,轻蔑地环视着这帮刽子手。

“是谁派你来的?”敌人开始发问。

“我自己。”孙兰英昂首回答。

“来做什么?

“当人民的长工。”“你的同党是哪些?”

“全中国人民都是我的同党,到处都是我们的同志。”

“学校的老师哪些是共产党?‘

“不知道。

“游击队在哪里?”

“在自己的岗位上。

孙兰英严守党的秘密,敌人一无所获。见这招不灵,敌人又打起了别的主意。

这天,敌人将孙兰英押进一间书房。房间内的一张书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敌县长聂子明正饶有兴致地磨墨。一看见孙兰英,聂子明故作惊讶地说:“孙姑娘受惊了!我是聂子明,请坐!”孙兰英蔑视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还不快给孙姑娘松绑!”随从连忙为孙兰英解开绳子和脚镣,然后在聂子明的示意下退出门外。孙兰英审视聂子明后坦然坐下。“孙姑娘,说句心里话,我虽然老矣,但报国救民之心始终未泯,既然我们志向相同,何不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谈,以消除误解,达到合作之目的?”聂子明开始“游说战术”。孙兰英听后,不屑一顾地说:‘聂县长!你的话未免太牵强附会了吧?”聂子明心里不快,但嘴上仍说:“愿听指教。”“你们置民众于水火,让老百姓下地狱,我们救百姓于人世,何谓志向相同?”孙兰英义正词严地说。聂子明一时语塞:“这……孙姑娘误会了,聂某断然没有让百姓下地狱的妄想,只是作为一县之长,琐事繁多,对百姓之疾苦过问不周也是在所难免。还请孙姑娘多多谅解才是。”“谅解?你们横征暴敛,欺压百姓,逼得百姓流离失所,走投无路,才起来造反。正所谓官逼民反,才不得不反。要谅解的恐怕是你们而不是我们。”孙兰英义愤填膺地说。

聂子明见孙兰英有些愤怒,连忙为她倒了一杯茶,说道:“孙姑娘又误会了,是我过问不周也好,还是官逼民反也罢,如今造反已经平息,聂某特地从县城赶来,并非想追究责任,而是想让我们好好地合作。”“合作?只怕你们会失望。”“我有信心。孙姑娘,你我同为昆明老乡,有句话叫‘甜不甜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如今你身陷囹圄,我这个老乡不救你谁来救你?你年纪轻轻,以后的好日子还长,何必执迷不悟,客死他乡呢?”

孙兰英听完后笑道:“想不到聂县长还有菩萨心肠,真念及同乡之情。不过,聂县长救我不会没有什么条件吧?

聂子明眼见就要游说成功,得意地一笑,说:“当然,开一张你所认识的同党名单,你就自由了。”“就这么简单?”“绝不为难孙姑娘。”“好,既然聂县长如此大度,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孙兰英和聂子明相视大笑。

聂子明马上将纸铺好,端来刚磨好的墨汁。孙兰英提笔在手,蘸饱墨汁,稍作思索后挥毫疾书。不一会儿,孙兰英便写满了一大张纸,搁笔昂首立在一旁。

聂子明迫不及待地上前细看,只见白纸上写满了“孙兰英”三个字。聂子明气得须眉倒竖,将纸撕碎后揉成一团,狠狠地扔在地上。孙兰英见聂子明气得吹胡子瞪眼,大笑之后,坚定地说道:“聂县长,我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你再给我多少纸,我也只会写这三个字!”

敌人恼羞成怒,开始用更加惨绝人寰的手段折磨孙兰英。孙兰英强忍剧痛,但仍巍然站立。面对至死不屈的孙兰英,敌人兽性更加发作,用尽种种野蛮酷刑摧残了她一整夜,仍然一无所获。

第二天,疯狂的敌人用尖利的竹钉钉进孙兰英的10根手指,让她疼得死去活来。几经折磨,孙兰英仍没有供出一个字。敌人不肯罢休,在枪杀被捕的起义武装大队长赵小峰、中队长马玉祥时,把孙兰英拉去陪杀,妄图以死相胁。孙兰英看到敌人残酷杀害自己的战友,更加深了对反动派的刻骨仇恨。为使孙兰英就范,敌人不停地变换折磨方式,最后,他们还残忍地动用电刑。

整整三天三夜,孙兰英一次次地昏死过去,又一次次地被敌人用冷水浇醒。她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体无完肤,身体极度虚弱。但是,共产党员的崇高信念和党的保密纪律,使她顽强地继续斗争。她铿锵有力地告诫反动派:“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但要告诉你们,今后一定有人给我报仇的!你们的日子不会长了!”

经过数天酷刑审讯,敌人彻底绝望了,决定杀害孙兰英。

1948年12月18日,一个寒冷的清晨,几个刽子手气势汹汹地走进牢房,准备拉孙兰英去枪毙。可当看到孙兰英全身溃烂,根本无法行走时,他们害怕了。他们不敢用手触碰,于是找了一条毯子把她包裏起来,用滑竿把她抬到旧县六里阱。孙兰英坐在滑竿上,肿胀的十指已完全粘在一起。她的头发被汗水、血水浸泡得卷成一团,身上不断流出来的血水将包裹在身上的绒毯渗透。她平静地看着身边的切,心中默念着苏联女英雄卓娅(自称丹娘)牺牲时说的话:“这是幸福,是为自己的祖国而死!”

路边的人们认出这是易门中学的年轻女教师孙兰英,知道她要被杀害,都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赶来为她送行。

滑竿放下了,孙兰英吃力地挺直身体,用微笑向乡亲们告别。在场的乡亲们失声痛哭,一起向孙兰英身边围拢过去,敌营长慌忙下令开枪。

“共产党万岁!”孙兰英最后的呼声,久久地在天地间回荡。孙兰英为革命而牺牲,她“南疆丹娘”的英名,永远留存在人民心中。

 

 

(根据云南省易门县国家保密局提供素材整理)

关闭窗口
主办:保山市保密局 
保山市保密局.政务 
   电话:0875-3990085
运行管理:保山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滇ICP备1200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