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机构概况 | 工作动态 | 宣传法规 | 下载中心 | 互动交流 | 通知公告 | 信息公开 
当前位置: 首页>>党史学习教育>>正文
红色往事——钢铁意志是这样炼成的
2021-09-02 18:47  

1907年,李子干出生在河南周口商水县谭庄镇三李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30年10月,经老师马腾霞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李子干(化名胡馨庵)便以教师身份做掩护,在周口商水县、西华县和漯河郾城一带开展革命工作。

日军占领东北三省后,企图进一步侵占华北,全国各地掀起了抗日高潮,而蒋介石却置民族危亡于不顾,在“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口号下,以百万大军疯狂围攻我中央革命根据地,在白区到处搜捕共产党人和爱国抗日进步人士,白色恐怖笼罩全国。

1935年4月3日,临近清明的日子,天气照例阴沉,还刮着呼呼的北风。楚庄校园里,孩子们聚拢在他身边听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故事。忽然,有个孩子飞也似的跑来,大声喊道:“李老师,你屋里来了三个客人,有两个还戴着礼帽,穿着长衫,可神气了。”李子干让孩子们准备上课,自己朝着那间小小的办公室兼寝室走去,心里在猜是哪里来的客人。

临近办公室,李子干一眼就认出党的地下交通员马德山(曾和他在夜里见过两次面),心中顿时疑虑万分,生出不祥预感。党的纪律规定都是单线联系,白天带两个不同身份的人来见,让他很快断定马德山叛变了,那两个人必定是特务。李子干想着,转而镇静下来,若无其事地微笑着走进门去。一高个家伙皮笑肉不笑地自我介绍道:“我们是来察学的,先生姓胡吧?”李子干还没来得及回答,马德山就抢着说:“这就是胡馨庵!”(马德山仅知其化名)李子干若无其事地回答:“我姓李,你们找错人了吧?”马德山一口咬定:“不论你姓啥叫啥,胡馨庵就是你,正牌的共产党员。”李子干理直气壮地说:“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们应该问清楚。既然是来察学的,连教师的姓名也不知道,岂不是怪事?”

“姓李也好,姓胡也罢,你跟我们去一趟吧!”说着,两个家伙掏出手枪,对着李子干厉声说道:“愿走也得走,不愿走也得走!”便把李子干推出了房门。“我总得跟学生说一声,不然……”不等李子干说完,特务们吼道:“什么学生不学生的,不需要!”特务们硬逼着李子干走出了学校大门。

当走到离学校约一里地的东岳庙前时,他们迎面碰到一位中年农民,李子干有意向他打招呼:“老哥,别让村里人担心,我到归村送朋友去!”老乡一看这架势,没敢答话,一溜烟儿向村里跑去,进村便大喊起来:“李子干被土匪绑走了,快出来呀……”突然,村内连响三枪。原来当地群众为了防御土匪,成立了联庄会自卫组织,约定凡发现土匪,以连发三枪为号。各村群众听到枪声,便拿起武器火速往响枪地点集合。群众端着枪拦住一行人的去路,对着三个坏蛋高喊:“缴枪不杀,举起手来!”由于人多势众,特务们被迫撂下武器,都举起了手。大家将三个坏蛋绑在柱子上,并从高个子身上搜出两张纸,李子干夺过来一看,一张是叛徒马德山供出的我地下党员名单,共18人,其中第一人就是胡馨庵。李子干说:“这是土匪拉票的黑名单!”说着撕得粉碎。另一张则盖有“中央调查统计局”官印,李子干肯定地说:“这分明是黑压红,是假证,这些土匪什么假证件都能弄到手。”说着把证件撕得粉碎,撒了一地。为防止报复,在李子干的鼓动启发下,群众怒吼着将三个坏蛋拉到沙河滩上实行了枪决。就这样,李子干机智灵敏地销毁了我地下党员名单的证据,打击了敌人,保护了党的18名同志。

时隔一日,国民党西华县和郾城县的数百名武装人员把楚庄围得水泄不通,村头、街口架起了机枪。顿时,人唤、马嘶、狗叫和嘭嘭的撞门声交织在一起,整个楚庄都翻腾起来。为了不连累群众,李子干挺身而出。“找共产党,这里没有,找教师,我就是!”士兵把李子干押到一地,有几个群众已被绑在那里。李子干说:“事情因我而起,冤有头、债有主,一切由我一人负责,应该放他们回去。”后来,群众被释放了,李子干则被押往西华县城。

乌云压着大地,牛毛般的细雨下个不停。一路上,李子干暗暗下定决心,不管怎样,也不能出卖组织、出卖同志,只要有组织在,有同志在,革命事业一定能够胜利。

进入西华监狱的第五天,李子干戴着镣铐被带到戒备森严的法庭进行审讯。

“你认识胡馨庵吗?”法官问李子干。“根本不认识。”李子干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和胡馨庵一点关系也没有吗?”“连认识也谈不上,会有什么关系?”

“那么杀死政府派去的工作人员是为什么?”“杀的是正在绑票的土匪,杀土匪还会犯罪吗?”李子干反问了一句。

问不出结果,法官咆哮着,使出淫威来。一阵压杠子,李子干头一蒙,便失去了知觉,苏醒后又压,反复三次,他们仍然得不到胡馨庵的任何信息。再一次受审,法官仍威逼李子干承认与胡馨庵有关系,李子干坚决不承认,他们便用烧红的烙铁烙李子干的大腿,李子干大喊一声“冤枉”,便不省人事了。

农历四月底,李子干被押往开封绥靖公署,半月后开庭审讯。在狱中,李子干被皮鞭抽得遍体鳞伤,却依然意志坚定、顽强不屈。

农历七月初,李子干伤寒病初愈,瘦骨嶙峋,步履维艰。此时他被装进木笼,抬上火车押往南京宪兵司令部。到达南京囚室已是深更半夜,在昏惨惨的灯光下,李子干和其他两位难友挤在稻草铺上睡了一夜。

五天以后,李子干被押上审判庭,法官未问几句,照例是动刑逼供,李子干仍和以前一样打死也不承认。法官根据县、省上报的案情资料,旧调重弹了一番,仍旧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就把李子干押到另一个大号囚室里。

9月,在南京军事法庭上,李子干以和胡馨庵有勾结,系共产党嫌疑分子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关进南京水西门外国民党陆军监狱。

入狱后,反动派对待政治犯除了施以酷刑逼供、软化收买外,还派遣间谍、特务伪装成犯人打入监号,借机窥探情况,了解底细。李子干与难友们在狱中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团结一致,同仇敌忾,粉碎了敌人一个又一个阴谋。

敌人的多次严刑拷打没有让李子干屈服,诡秘奸诈的阴谋也没有使他动摇,顽强的革命意志激励着他挺过层层残酷考验。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牢牢印在李子干心中,他的顽强不屈不仅保存了自己,也挽救了党的更多同志的生命。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达成停止内战、释放一切政治犯、一致抗日的协定。为促使国民党尽快履行协定,1937年春,在狱中地下党组织领导下,难友们开展了全面绝食斗争。国民党政府迫于无奈,释放了全部政治犯,李子干和难友们挥泪而别,回到家乡,继续开展新的革命工作。

 

 

(根据河南省商水县国家保密局提供素材整理)

关闭窗口
主办:保山市保密局 
保山市保密局.政务 
   电话:0875-2122137
运行管理:保山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滇ICP备1200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