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机构概况 | 工作动态 | 宣传法规 | 下载中心 | 互动交流 | 通知公告 | 信息公开 
当前位置: 首页>>宣传法规>>文化园地>>正文
点燃胜利燎原的星星之火——记井冈山工农武装割据斗争
2021-11-02 15:30  

巍巍井冈山,绵延五百里。这是革命的山、战斗的山,也是英雄的山、光荣的山。

沿着盘踞在罗霄山脉的泰井高速前行,车道两旁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山势越高、雾气越重,有时能见度仅几十米。陡峭的山脊上,时而能看到几株映山红掠过。拐了几十道弯后,路旁出现一处醒目的红军军号雕塑,我们便知已来到井冈山腹地了。

井冈山,中国革命的摇篮。90多年前,中国共产党在这里创建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实行工农武装割据。走完这段崎岖的山路,我们由衷地感佩工农革命军的生命力,也对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有了初步认识。

一簇微光一处希望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人在黑暗中苦苦摸索。有人迷茫、有人动摇、有人逃离,甚至有人背叛,“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在一些人心中盘旋。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受中共中央委派前往长沙,领导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这也是落实会议确立的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总方针的具体行动。

1927年9月9日,秋收起义爆发。起义部队不再沿用国民革命军的番号,而是“公开打出共产党的旗子”,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3个团共5000余人,从3个方向合攻长沙城。

然而由于敌强我弱,各路起义均受挫,部队人数锐减至1500余人。时任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当机立断,令各团向文家市集中,提出到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农村中去坚持武装斗争、发展革命力量,这就是著名的“文家市转兵”。

从进攻大城市转向进军农村,这是中国革命发展史上具有决定意义的新起点。可就在部队撤离湘东、南下转移的途中,又遭到反动军队伏击,总指挥卢德铭也壮烈牺牲。几天后,起义部队冒雨攻克莲花县城。在那里,时任浏阳工农义勇队一大队二中队党代表宋任穷送来了中共江西省委书记汪泽楷写的至关重要的一封密信。他告诉毛泽东,“起义军如果有困难,可以到江西的宁冈去,那里有我们党指挥的几十条枪”。

这封信就像至暗时刻的希望之光,对当时工农革命军的走向起到了关键作用。宁冈位于罗霄山脉中段,那是一个被群山环抱的山坳,像眉毛一样浓的地方,只有几条狭窄的小路通往山内,进可攻、退可守。

“当时,井冈山地区各县都曾建立过党的组织和农民协会,有一批经受过五四运动和大革命锻炼的优秀年轻干部,还有袁文才、王佐领导的地方农民武装,群众基础较好,而且地处两省边界,距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城市较远,加之湘赣两省军阀之间又存在矛盾,因此最有利于我们军事割据。”井冈山市委党史办副主任陈学林介绍道。最终,毛泽东力排众议引兵井冈,工农革命军从攻进莲花县城到离开,仅落脚1天。

1927年9月29日,部队到达永新县三湾村,仅余不足千人。失败、重创、转移,一连串的挫折导致士气十分低落,思想涣散。毛泽东通过深入分析,作出“三湾改编”的重大决定:缩师为团,把支部建在连上,成立士兵委员会,制定行军纪律等,一系列建章立制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为人民军队植入了魂魄。

“三湾改编”后,各连队开始发展工农骨干入党。毛泽东在第一批新党员宣誓会上指出要加强组织观念和组织纪律——党内的事情不能乱讲,尤其是党内的秘密,对自己的亲人都不能讲,党的决议一经作出就要严格遵守。率部上井冈山前夕,毛泽东又强调了工农革命军的三项纪律——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个红薯、打土豪要归公,后来逐渐完善成为人民军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一盏油灯一道曙光

1927年10月,秋收起义的余部来到江西宁冈县,毛泽东通过“赠枪”这一高招,结交了袁文才、王佐两支绿林武装,茅坪、茨坪纷纷打开局面,工农革命军在罗霄山脉中段开始了游击战争,到1928年2月,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已初具规模。

93年前,茅坪的夜,八角楼上那盏只有一根灯芯的油灯,至今亮在无数人的心里。灯下,毛泽东完成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等著作,从理论上阐明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理。这盏油灯仿佛茫茫黑夜中的一道曙光,照亮了中国革命前行的方向。

离八角楼不远处,我们看到了一棵从石头里长出的青枫树。讲解员介绍,“那时毛泽东总鼓励大家,这棵树长在石缝里,长大后能把石头撑开,我们闹革命也要有这样的精神,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撑破反动政府这块大石头”。

当时,在白色势力的四面包围中,根据地受到敌人严密的封锁,工农革命军想方设法打通了3条秘密交通线。

“一条是从湖南衡阳经耒阳、安仁、酃县到井冈山,接通了与湖南省委的联系,也是井冈山斗争早期的一条主要线路。第二条不仅用于沟通井冈山与湖南省委的联系,还连通了萍乡、安源两地。第三条是为与江西省委乃至党中央取得联系而建立的,它从井冈山经永新县北乡到吉安县的赣西特委,然后通往南昌的江西省委,最后到达上海党中央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编研陈列室主任饶道良介绍道。

“同时,为了确保根据地内各地区间的联络,县、区、乡层层设立了递步哨,一村接一村、一站传一站地运送文件、情报、物资等。递步哨遍布根据地各个角落,犹如一双双眼睛,日夜不停地监视敌情、上传下报。”饶道良紧接着说。

我们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看到了一件珍贵的国家一级文物——一张红色交通证,巴掌大的绸布上,写着“交通欧阳倬”5个大字。当年,因为交通员的特殊性,欧阳倬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送给好友抚养,之后在为革命身负重伤、被搜捕时,他逃进深山老林,直至全国解放。回到家乡后,他从未和任何人谈及交通员的经历,直到作为五保户孤独离世后,购买其房屋的住户才在房屋的墙洞里发现了这份证件。

虽然对外在保密措施上极尽严密,但在内部,工农革命军也有过失误。1928年5月,湘赣边界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后,土地革命形势迅速发展,军事战斗也取得节节胜利,在根据地内部,党组织从秘密状态逐渐转为公开化,“一些地方在发展党员过程中,采取了粗放式策略,简化了组织程序,甚至用‘拉夫式’的办法公开招收党团员,湘赣边界党员数量暴增到1万以上,致使一些投机分子趁机混入党内”,陈学林严肃地说。

1928年8月,在国民党第二次“会剿”中,大批投机分子纷纷反水,根据地遭到极大破坏。面对严峻形势,毛泽东和湘赣边界特委决定在9月后厉行“洗党”。宁冈、永新作为根据地的中心区域,也是整顿的重点。主要措施是把这两县的党组织全部解散,重新登记。被清洗的党员在支部会上秘密除名,不告知本人、不通知他来参加党的会议,也不宣布其问题,没有被清洗的党员则重新填写表格登记、逐级上报,谁是党员、在党内担任什么职务都是保密的。

经过清洗,湘赣边界各县的党员人数降至4000左右,从数量上看减员很大,但战斗力却大大加强了。在湘赣边界第三次反“会剿”中,许多党员在党组织不健全的情况下坚持秘密活动,没有退缩、叛变革命。

一声誓言一生信念

理想信念之火一经点燃,就不会熄灭。

井冈山斗争前后历时两年零四个月,当年追随共产党参加红军的有18万人,牺牲的革命先烈4.8万余人,平均每天有56个战士献出生命。但有姓名可考的只有15744人,无名英雄达3万之多。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不可能是历史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但我们可以是历史的聆听者和感悟者。”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管理处讲解员黄斐对我们说道。

在小井红军烈士墓,130多位烈士长眠于此,纪念碑上刻着鎏金大字“死难烈士万岁”,是毛泽东手书。1929年初,国民党军向井冈山发动第三次“会剿”期间,正在小井红军医院治疗的重伤员和部分医护人员来不及转移,落入敌手。敌人逼问他们红军主力去向,没有一人开口,手无寸铁的他们被就地枪杀,其中还有一个14岁的孩子。由于医院被烧,花名册被毁,这些烈士最后被回忆出名字的只有17位,其他的则永远嵌进了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那块无字碑中。

在井冈山,我们还看到了我党现存最早的一份入党誓词。1931年1月25日,永新县北田村农民贺页朵在自家的榨油坊里秘密入党,当晚宣誓结束后,他激动地掏出一块准备好的红布,端端正正地写下入党誓词,最能体现贺页朵坚定革命信念的,是他在红布两边留下了自己的姓名与入党的时间、地点。

当时,井冈山已失守,国民党反动派正疯狂残害共产党员,这份物件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但贺页朵不仅郑重地写下誓词,还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虽然这份誓词简单而拙朴,24个字中甚至还有6个错别字,但深深震撼我们的是贺页朵灵魂深处的信仰和对党的忠诚。

穿梭在山间采访的两天里,我们时常感叹,井冈山就是一座没有围墙的革命历史博物馆,这里的故事道不尽、悲壮诉不完,被烽火硝烟洗礼过的每一处山川草木,都无声地记录下波澜壮阔的历史,仅保存完好的革命旧址遗迹就达100多处。

朱德称井冈山为“天下第一山”。如今的井冈山,如同笼罩在一张绿色的大幕下,绵延数百里,绿得没有缝隙。她有天下难得兼备的两色,红的最红,绿的最绿,但在每一个中国人心里,她的底色还是最深沉的红。

 

 

作者:武薇 晏宏

转载自《中国保密在线》

关闭窗口
主办:保山市保密局 
保山市保密局.政务 
   电话:0875-2122137
运行管理:保山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滇ICP备12002983号-1